二嫁帝王

15. 第15章

桑宁瞳仁一缩,指尖用力抠住掌心,尖锐疼痛让她神智无比清醒,没有露出马脚。

“匈奴狡诈,经常扮作汉人潜行各地,陇西也曾经出过这种情况,多亏了殿下领兵御敌,才没酿出大祸。”桑宁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

樊留光将信将疑的打量着桑宁,“是吗?”

“樊姑娘若不相信,可以去找殿下求证。”桑宁直接把难题抛给谢三,她料定了樊留光不敢去质问青年。

樊留光下意识看向立于正前,神采英拔的男子,凤眸划过丝丝不甘。

“樊姑娘,我有些累了,能否去凉亭中歇歇脚?”习武之人向来耳聪目明,桑宁知道,自己和樊留光的交谈根本瞒不过谢三,与其让这人看笑话,还不如远远避开。

樊留光不由嗤笑,炙手可热的三皇子让她引路,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桑二她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

“去吧。”樊留光摆摆手,示意桑宁离开。

眼见谢三没有出言阻止,桑宁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到实处,她拉着桑怡的手,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凉亭。

桑怡盯着那张唇红齿白的脸,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桑宁明白姐姐在担心自己,但她有苦衷,实在无法据实以告。

她总不能说自己在边关嫁的男人,不是名不见经传的都头,而是尊崇煊赫的三皇子。

“姐姐,我的确见过殿下。”桑宁绞尽脑汁,这么折腾一通,她贴身的里衣都被冷汗打湿,黏腻贴在背脊,“你还记得死在战场的谢三吗?他是殿下倚重的亲信。”

桑怡顿时恍然。

怪不得三皇子对宁儿的态度如此殊异,原来与那个死去的都头有关。

谢都头既是三皇子的亲信,必定极其密切,宁儿在边关时是谢都头的发妻,人死了便是他的遗孀,岂料回到京城后,摇身一变成为未发嫁的桑二姑娘,还与探花郎沈既白定了亲,人走菜凉至此,三皇子心里能舒坦才是怪事。

桑怡怕妹妹真惹怒了三皇子,忍不住劝道:“宁儿,待会我陪你去给三皇子道歉,他序齿行三,谢都头俗名谢三,都未曾避讳,可见两人关系匪浅。”

桑宁不想与谢三多做接触,刚才谢三发疯似的揽住她的腰,险些被樊留光和沈既白瞧见,若是自己再去寻他,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更何况,她了解谢三,那人对她有着远超常人理解的占有欲,隔着层层衣衫的触碰,根本无法让他满足。

反而会让他陷入更深的焦灼中,恨不得把她从内到外彻彻底底掌控。

让她臣服。

这样的谢三简直危险到了极点,桑宁呼吸不畅,闭着眼连连摇头,不敢回忆那些堪称梦魇的片段。

“姐姐,三皇子对我十分厌恶,主动道歉,是不是不太妥当?”

“怎么会?伸手不打笑脸人,你是女儿家,声誉尤为重要,三皇子也并非不通情理之辈,肯定能体谅你的难处。”桑怡非常坚持。

桑宁还想说些什么,忽见一名带刀侍卫疾步行至凉亭,正色道:“桑二姑娘,殿下请您过去。”

“不、”桑宁想要拒绝,却被桑怡打断,“莫怕,有姐姐陪着你。”

桑宁没有办法,只能鼓起勇气,跟随侍卫的脚步,一路往前走。

周围往来的宾客不知凡几,这会儿没有谢三在侧,他们不似先前那般拘束,端量的目光落在桑宁脸上,无论男女,都会愣怔片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末世之无限魔化》【奇幻小说网】《第五形态》《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荒野俱乐部

45小说网【45xsxs.com】第一时间更新《二嫁帝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