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尾页

16. 回去

洋芋粑粑喜欢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45小说网45xs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南泉,过来!二叔这儿!”

湿热的气温,发酵的空气,一群亲戚吵闹地拥挤在整个房间。

父母站在前面。而自己无法拒绝,走了过去。

黑壮的手掌拍打着分开的大腿以作引导,骨节凹处像积累了厚厚的淤泥,遮不住皮肤的纹路。

他在分叉处停住。

所自称二叔的男人坐在草墩上,挑了挑眼皮,继续拍着腿,布料发出该有的响声。

他没有动。任自己无法抵制的力气拉拽自己的手臂,自己就很自然地坐在了成年男人的大腿上。

数不清的胡子贴上了自己的脸颊,随即传来的嘴唇的触感让自己感到些许不适。

“怎么叫着不过来?啊?”

那时,在被嘴唇多次将那气息吐到脸上的时候,叶南泉正好瞄到了前方父亲的表情——虚伪地傻笑着,带着一些尴尬与欲言又止。

父亲知道。

可他为什么不说话?

母亲仍是冷漠,此刻竟以微笑相对。

叶南泉有直觉——他们都知道。

在那个夜晚,不止那个夜晚。总有一双大手敷上自己的胸部。他只能装睡。

而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裤子上总有水渍。

有一天在床上。

“你怎么那么大还尿床?你是不是有点什么问题?”

母亲一边收着床铺,一边大声骂道。

这是他才看到,与自己裤子上同样的水渍。他那时不知道,以为确实是自己尿床了,只能呆站在原地。

可是内裤上是没有任何水渍的。

“不是我!”他想喊。可是他不知道,想不出来为什么,只能呆站着。

虽然孩童时候不懂得什么,可是他记得二叔来过,他唯一的想法是——舅舅弄的。

可是二叔为什么会尿床?

可这,就连他也能想到的,这不是尿。尿渍不像这样。

是什么?

直到今天,他一点点地将信息收纳。那个眼神,是视奸的眼神。每一次,每一年,那个眼神,那个触碰,越发恶心。

直到有一天晚上,仍是在老家入睡。

他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与胸部传来的触感配合,“长那么大了,怎么不穿内衣?”

他明白了。明白一切。

恶心。

水滴是凝结的,墙角是潮湿的,皮肤是粘稠的,身体是肮脏的。他任由着四肢的拉扯,坠落,微笑着。

“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要买这些东西?”

那时叶南泉买回来一个机甲模型,“十二元”的高价,让他想了又想,徘徊在店门口,最终还是买了。他把模型藏在了桌子夹层,一个他认为母亲不会去翻找的地方。

但是,不在了,有一天。

母亲说:“这些东西不是你该玩的,我看你再拿回来一个试试。”

那天,他哭了很久。但之后长大他才知道原因,因为他真的很喜欢那副机甲模型。

所以叶南泉推了母亲一把。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是父亲。听到了自己的哭声闻声赶来的父亲。那个力度,是动了真格的,对于他当时的年龄来说。

他哭的更甚了。

“别哭了,哭什么!烦死了!知道错了改正不就好了。”

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出去了,父亲则就站在面前,望向坐在地上的自己,一副失望的表情。

为什么?

他不知道。

自己只需要做一个“好学生”“乖小孩”就好了。

“叶南泉很听话”“叶南泉很乖”“叶南泉学习好”是老师的评价。

而抄作业对他来说,是羞耻的,不可饶恕的。

就是这样一个“好学生”。

“我们对你太溺爱了。”“你看看你们同学,早就帮父母打理着生意了。”是父母的评价。

“学习好”“借作业来抄一下”“乖”是同学的评价。

“你看看你们家叶南泉,怎么培养的,那么厉害?”是别人家长的评价。

唯独没有自己对自己的评价。l

所以,他逃离了。

而现在,他又回来了。因为奶奶。

亲戚的到来,使空气变得干燥。

“奶奶,我们来看你了。”小孩用方言大喊着,用疑惑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直接走到另一边床头,将东西摆在了床头柜。

奶奶被吵醒了,她眨巴着眼睛,里面透露着一丝疲劳与释然。

“小泉。”

皱缩起来的嘴唇,此时却因为笑容而平展开来。这令叶南泉想起过去,奶奶对自己也是这个笑容。

等死的人,眼睛却在此刻点亮一点光,枯竭的油灯,也终于有了春蚕陪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